手手手手机坏了,这几天得拿去修

哦对该来点ut粮了

明天再画个小番外。
祝贺ray生日,也祝贺杀天动漫pv2的出现,好期待!

等文文的小可爱不要着急,中考完毕就立马码文!

尝试还原画风。。。。

尝试失败。

(那个,字看得清吗?)

控制不住我的双手!

重温了一遍翼和魔卡,完了我彻底沦陷了!


我爱所有的樱和狼!!!

ZR/美人鱼的故事(下—上)

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
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
  ‘喂,你干嘛呢?’

  

  人鱼动作一滞,深蓝色双眸黯了黯,收回了手。

  

  ‘对不起。’

  

  ‘哈?你在说什么呢?’

  

  男子抬起头,一脸关爱智障的表情,他伸出手,用力揉乱了她金色的长发。

  

  ‘这些都是我自己选择的结果,不就是在火里烧了一下嘛,看把你吓得。’

  

  他略带着一丝调笑开口,可是对面的少女显然一点也不领情,她就这么一直不声不响地坐在沙地上,双脚拢起,轻靠着彼此。

  

  ‘好啦!你还要悲伤多久!你多想想是...

上一张可能单发比较好。

——【Give you flower !】

——【ha ! thanks , kid.】

摸鱼。

ZR/美人鱼的故事(中—下)

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  命运也确实是这般地喜爱捉弄。
  
  当晚船只便起了大火,据说是有一个原住民在厨房里做菜,不小心翻了车,手碰到油瓶,哗啦一倒,咕噜噜全倒在锅里了,甚至还溢了出来,落在火上,越燃越烈。
  
  熊熊大火燃烧着,一寸寸吞食木板,火舌绕上天空,泯灭了几颗星辰。
  
  ‘快跑!’
  
  男子一闻到空气中呛鼻的烟味,就一把抓住少女奔向唯一能下船的桥板。
  
  奈何船上人太多,他们所处的位置又是非常靠后,即便是他这般过人的身体素质也无法在一瞬间绕过人群下船。
  
  惊恐的人群向着那小小的能让他们存活的口子蜂拥涌去,堵的一泻不...

摸鱼。

ZR/美人鱼的故事(中—上)

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正文:

       Grey目光一斜,看到Zack反而开始认真听的模样不由心底发笑,但也不没有出声又让他脱了这种难以捕捉的沉心淀情。
  
  难得他肯好好听他讲一次故事。
  
  啊。
  
  真是个好孩子。
  
  神父大人表示终于再次感受到了老父亲的感情,而他的好孩子某Z却正思量着其他。
  
  他在思索什么,想必你也极为明了的吧。
  
  “时光似箭,飞梭无影。
  
  曾因破例而释放的欲望如细钩丝丝缕缕地抓挠着,明知不能出去却又控制不住想出去的心。
  
  ...

——【Sans , the star!】

——【the star like you ,kid.】

某札:……(懵)

某札:……(……)

某札:我*!Ray你**给我过来!(突然醒悟☜)

某札:我想我们需要一个深刻的交流,深刻到让你深深地记进骨头里!

ZR/美人鱼的故事(上)

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*如果觉得ooc请不要介怀,毕竟是平行世界,性格总会有些偏差,只有本世界的是正主,不过你要是喜欢平行世界的也未尝不可,随大家的喜好挑咯!

正文:

  “在很久、很久以前…”
  
  “停停停!这么俗套的开头,你以为自己在哄小孩吗?”
  
  “呃…好好听我讲完,Zack。”一名高个的中年男子无奈开口,眸光夹着对后代的慈祥。
  
  那男子身披紫袍,精致的十字架静静卧在胸口,闪烁着异光,手捧书籍的模样让人只觉神棍,可偏偏似乎就是有某种若隐若现的气场在其身边缭绕沉浮,无法生出一丁点亵渎的心思,满满的只有虔诚,才蓦然转醒...

—【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轻啊?】

—【……】
—【Zack你快放我下来。】

—【没有C选项吗?】


—【抱歉,我们在一起的结局除了虚假就是现实。】

ZR/支线2

  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       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正文:

     “你给我过来!”
  
  兜帽男子猛的一把抓过金发少女的白皙藕臂,把她重重摔在略高而能当凳子使用的纸箱上,为了不使箱子一坐下去会塌陷,Ray还是放了许多厚实不硌人的东西来充实的。
  
  所以,她坐在箱子上很稳,可是她又不住地往后退去。
  
  她害怕了。
  
  “被人伤到了?在哪?”
  
  Zack很不耐烦的开口,冷厉刺人的锐利目光刺的她眼睛生疼。
  
  “说!”
  
  面对心上人...

今天补课画的,算是福利吧。
我从来不打草稿,所以黑笔有些下不去手,毕竟不能改,而且我在尽量不用修正带,保证观看体验(*虽然本身就画的不好看)。

我经常会记着给大家来点福利的。


.
其实对于我的第一篇文的结尾还是不太满意的,所以大概会有两个支线,一个玻璃,一个酥糖,尽量把我心中那点感情写出来(尽管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的好)。

ZR/关于买零食(支线1)

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*支线1为be,请谨慎斟酌是否观看,Ray单方面自述

*结尾处描写有参考,如眼熟,勿惊(*只有结尾处的描写)

正文:

       正如她曾经所预想的那般——
  
  冷面的警察终究是观光了他们的“家”。
  
  大概是因为不久前她杀的那个人暴露了,那时候她只心心念念快些取东西回家,所以并没有如何仔细地清理尸体与现场。
  
 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让两人的行踪露了马脚,也让得这些烦人的苍蝇有了可乘之机。
  
  Ray心底后悔的不行,内心深处不断蔓延的黑暗让...

是指绘的草稿,以及自己乱涂的配话,关于买零食系列大概还有支线,理解起来大概是同一时刻不同的另一个时空发生的事吧。

明天要忙,不过绝对会更的!

ZR/关于买零食(下)

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正文:

  即使过了好几天,抬眼间也只能望见一片灰蒙蒙,好似劣质的墨汁泼在纸张上,渐渐的渐渐的就静悄悄褪了色,只留下满满的烦躁。
  
  金发的少女蹲在小路边,芊芊素手有意无意地拨弄着那土缝间一株娇小柔弱的小小生命,淡绿色的蓬勃生机自掌中脉络间传向指尖,然而女子的心思却飘向了未知名的某个角落。
  
  那会是谁写的呢?
  
  她深思着,不敢有一丝松懈:
  
  纸条上的字很端正,棱角分明间隐隐能够看出书写的人性格,平整自然却又逻辑思维强,是个外表平淡,灵魂却一点也不与之相符的凌厉坚定。
  
  性情上看有点像是神父那样...

请尽情脑补。

最近真有些忙不过来,又是网批模拟考,又是体育大考,每天感觉累死一样,上课头一沉就要睡着,所以日更有些做不到了呜呜。。

不过大家放心,更文还是会更的,我尽量把星期天空出来写文。

就让周日成为我们约定俗成的更文日吧!

是前几天尝试的指绘!

ZR/关于买零食(中)

  * ZR,勿拆勿逆,禁止ky

       *禁侵禁占禁抄袭禁转载,请文明观文,谢谢配合!

正文:

       草草用绷带包扎了一下,Ray赶紧进了最后一个小巷口,匆匆忙忙拿走了自己拜托的零食和日常必须用品。
  
  不过显然仍旧是来不及,等她到家后刚想空出那只受伤的手敲门,门却像是知道知道自己回来了一般打开了。
  
  她伸出去的手僵硬在空中,从屋里走出一个高挑精瘦的身影,兜帽被烦躁地扯开,杂乱的发丝被暴露在空气中,略微有点皱的绷带在不经意的角落轻轻垂下。
  
  只...

完了完了,皮不起来了。

以后更新可能只有一天一个现场画那种,而且如果作业很多的话很有可能来不及。


实在是愧对关注我的小可爱!

猛然发觉我。。

好像存稿不够了!!!


我的天。

给小可爱们的小礼物!稀饭你们!

sans:计划通。

小短漫!!frisk你很皮啊!

sans:来来来福你过来,我们需要一个又长又有深意的对话。

frisk:哎,只能想想。

好累,估计只有周末有时间写文了。

尽量更吧,最近真忙。

© |Powered by LOFTER